苹果2020

痛,也许快乐着:2020年苹果的变革一窥

MajirefyPosted by

2020年,苹果干了几件大事。

第一件,苹果正式向外宣部了Apple Silicon,成为PC世上又一大事。

第二件,苹果宣布了Apple One,允许用户一揽子订购所有苹果服务。

第三件,macOS Big Sur正式开启macOS与iOS融合道路。

Apple Silicon

Apple Silicon
Apple Silicon

小时候,看到新闻联播中播报某项工程做到了“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总觉得是一句套话而已。长大后才发现这几个字后面沉甸甸的分量,“自主可控”这几个字后面,可能是几代人的白头。

了解苹果发展史的的话,可以知道苹果对于自主芯片设计是多么执着。Apple Silicon则是新时代苹果完成自己全套生态系统的最后一环,成功之后,对于这家IT公司来说就完成整个帝国的最后一块领土构建。

Macintosh G5
Macintosh G5

和当年PowerPC时代的苹果不同,如今的苹果从技术积累和市场控制力上已经今非昔比。如今来看,iPhone的成功给予了苹果足够的时间去成熟自己的芯片设计,并积累足够的经验,锻炼强大的团队;iPad则是探索自身芯片上限的有效手段。iPad更大容量的电池和更充裕的散热空间,使得苹果可以放开手脚探索自己家的芯片到底有多强。

走进新时代

大人,时代变了。

个人电脑刚刚普及的时代,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个人电脑是非常“专业”的,是用来做“专业”任务,是用来运行一系列“专业”软件的。随着时代的发展,PC越来越不专业,当进入很多寻常百姓家的时候,PC已经彻底蜕下了“专业工具”的标签,在很多家庭的桌面上,PC成为了“打字机”、“游戏机”、“播放器”,似乎已经越来越少的人记得,PC一开始被发明出来,是用来处理文字表格、是用来数据存储分析、是用来编写程序的。

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呢?

互联网已经接入千家万户,移动互联网深刻改变了人类工作、学习和生活方式,在“万物互联”的浪潮中,诞生了无数新产业,也深刻变革了全球生产关系。对于每一个个体来说,这是一个“我”的时代。在接入了互联网之后,每一个人的个性被充分尊重,每一个人的特点被无限放大,在互联网上每个人都可以找到志同道合,每个人拥有了无限的表达自己的机会。因此也被称为了“自媒体时代”。

互联网连接成本的下降和速率的上升,让每个人可以廉价便捷地快速接入网络;云计算的普及和机器学习的应用,使得每个人拥有的“算力”资源更为充足。在这种情况下,Apple Silicon就所面对的世界与PowerPC截然不同。

将时间回退到十年前,那个时候做视频是一项颇为费事的专业活儿;照片处理领域也还是Photoshop一家独大,且有较高的学习成本。今日,这两项工作变得异常简单。

这就到了苹果的强项:按照以往的A系列处理器表现,在以视频为代表的多媒体处理上,苹果芯片往往比同期Intel低压处理器更具优势。

术业有专攻

这就够了?

这就够了!

只有苹果才用Apple Silicon,所以Intel丧失的仅仅是Mac的一小部分市场而已。Apple Silicon也并不是要塑造所谓的“全能型选手”,而是在保证良好的综合性能基础上,在自身擅长的领域提供更为优秀的体验。

iPad上编辑视频
iPad上编辑视频

在这方面,苹果欠LumaFusion一个大大的奖牌。这款应用让更多人看到了iPad在视频制作方面的潜力,也激发了iPad更多生产力,也侧面证明了A系列处理器在多媒体处理能力上强大的性能。仅仅两三年的时间,iPad+LumaFusion+相机,成为很多VLog拍摄者的首选。

的确在功能和生态上,LumaFusion远不如强大Premiere和FinalCut Pro X,但在这个时代,“快”,往往比什么都重要。自己也不止一次遇到在iPad上用LumaFusion剪辑旅游视频的视频制作者。

可以预想到,在第一款Apple Silicon产品(或许是MacBook)的宣传页面上,苹果会着重宣传其在Premiere、FinalCut Pro X、DaVinci Resolve等软件上的性能。

因此在购买建议上,第一代Apple Silicon更适合自媒体时代的中轻度视频制作者。

Apple One

Apple One
Apple One

苹果找到了源源不断赚钱、躺着也能赚钱的办法:Apple One。或者说,苹果终于将自己从传统的IT科技厂商改造为服务提供商。虽不至于垄断,却也自成一家。事实上,做软件出身的微软早就看到了卖服务比卖硬件的一锤子买卖挣得多,且还能不断“割韭菜”。推出Apple One,将传统分开订阅多服务整合成一个购买计划,体现了苹果对自身服务成熟度的自信。

可以预见,将来苹果将进一步提升对影视作品和游戏开发商的支持力度,通过资金和技术等方式提升其平台内容质量,吸引更多用户选择其平台服务。这些服务将来会进一步独立出来,成为单独的产品。用户在Android手机、Windows电脑上也能方便获取这些内容和服务。这时候,iPhone为代表的硬件产品反而越来越对苹果来说没那么重要了,这些可以远远不断“生钱”的服务才是苹果最亮眼的增长点。

微软早已完成了类似的转型,所以Windows操作系统在似乎越来越难用的同时,微软的财务报表依然那么好看。相信在此之后,苹果的报表也会更加好看。

macOS Big Sur

macOS Big Sur
macOS Big Sur

以往苹果往往选择iOS和macOS同步更新,而本次macOS Big Sur开发进度明显落后于iOS和iPadOS。Big Sur将macOS的界面设计语言开始向iOS方向靠拢,同时引入兼容层Mac Catalyst以运行iOS平台丰富的应用。从macOS Mojave上,苹果就开始大量共用两个平台的代码和框架,并向开发者提供SwiftUI这种崭新的界面构建方式。

从SwiftUI的成熟度上来说,目前跟随Big Sur和iOS 14发布的SwiftUI 2.0版本才可以真正称为“正式版”,在这个版本苹果提供了更为丰富的控件,进一步封装了SwiftUI框架以减少对传统UIKit的依赖。

苹果没有粗暴将iOS的界面和操作直接照搬到macOS,也没有将两个系统合二为一,这种做法是非常成熟的。Windows 10至今基本放弃了所谓的“平板模式”的优化,老老实实在优化桌面系统(即使优化效果很让人头疼)。苹果也采用了类似方式,重点从系统底层进行修改,以统一iOS和macOS生态;而所谓的“新界面”,仅仅算是这种底层修改所带来的“彩蛋”而已。

从macOS Big Sur开始,用户可以在macOS上运行iPadOS应用。这种方式不仅仅是提供了技术可能性、减少开发者成本,更从技术层面保证了苹果可以将所有的服务贯穿于所有的硬件设备,保证用户可以体验到完整的“苹果生态”:这个生态整合了苹果的存储、媒体、影视、软件和游戏等服务,硬件仅仅是一种运行载体。

macOS Catalyst
macOS Catalyst

通过Mac Catalyst和Apple Silicon,苹果真的构建起了完整的生态链,完全自己掌控的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环境中,苹果就像是上帝,掌控着一切。喜欢“抱苹果大腿”的开发者,可以轻松地将自己的创意和产品分发到苹果生态中的每一个设备和每一位消费者手中,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苹果还有30%的购买抽成。

总结

很难想象,未来的苹果会有多强,会有多大的体量。

如今,库克也到了开始被议论其接班人的时候。回首库克执掌苹果的这段日子,苹果发展一路顺风顺水,新生代似乎都忘记了苹果那段差点被市场淘汰的日子。

相比于乔布斯的大刀阔斧,作为苹果真正的第二代领导团队,库克的风格更为温和。自其上任开始,每一年的iPhone都被诟病“创新不足”,然而iPhone依然卖得很好,而且依旧牢牢掌握智能手机的技术和品质的制高点;同时苹果还学会将之前卖不完的器件组合,推出了各种“缩水版”、“SE版本”,进一步提高其利润率。在其任期内,苹果彻底完成了从硬件设备生产厂商到服务提供厂商的转变,苹果拥有了自主生产内容的能力,拥有一批忠实的内容消费者。一场疫情,仿佛天赐良机,让iPad从“爱奇艺播放器”变成了一机难求的“学习神器”。智能手表的生产厂家数不胜数,但能做到苹果这样的不多,今年苹果甚至开始生产2000元左右的Apple Watch SE以对抗低价Android智能手表和“小天才”手表们。

Apple Watch家族
Apple Watch家族

乔布斯时候的苹果,给人一种“谁有钱我挣谁的”,而如今的苹果,则是“我全都要”。也许苹果没有那么酷了,不过资本从来不追求“酷”、“炫”、“技术进步”,不是吗?

打赏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