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世界献上祝福——观2017版《大象与叔叔》杂感

动画解析

《大象与叔叔》是哆啦A梦短篇中的经典,被多次翻拍。

这次开始采用了新的OP,当然也不排除是为了配合2018年新剧场版的《大雄的宝岛》所进行的宣传。观看的一瞬间,便发现整个画风完全成为了剧场版的感觉。

首先是色彩的选择更为明快清亮。与剧场版鲜艳的配色一致,无论是OP还是周番本身,画面饱和度更高。

2017版新哆啦A梦OP

2017版新哆啦A梦OP

以往哆啦A梦OP

以往哆啦A梦OP

从上图新旧两张截图可以看出,主人公五人的服饰其实完全没有变化,但是画面的亮度提升了,同时人物的皮肤更浅淡,与近年来(主要是从《大雄与绿巨人》之后)的剧场版用色风格一致。哆啦A梦的天蓝色开始泛着一点点青蓝色的感觉。

附上一张《新·大雄与日本的诞生》的OP截图。可以很明显地看出画面用色上的改变。

《新·大雄与日本的诞生》OP

《新·大雄与日本的诞生》OP

其次,是人物风格的转变。大概是剧场版团队完全接管了这次的周番制作,理所当然所有的画面,包括房间设置和场景细节,以及人物风格都成为剧场版的感觉。

新周番的人物风格

新周番的人物风格

传统周番的人物风格

传统周番的人物风格

剧场版与周番的人物描画上,剧场版人物更Q更弹,哆啦A梦脑袋更圆,有时候附着以必要的光影,显得细节更丰富。这次的周番也继承了这个特点。另外,剧场版的人物动作和表情更为夸张。

2017版《迷你哆啦A梦》截图

2017版《迷你哆啦A梦》截图

但通过这周(2017年7月最后一周)周番的下周预告来看,下周的周番哆啦A梦虽然依然是夏日1小时特别篇,但是依然还是剧场版画风,看来哆啦A梦制作团队已经决定无论是剧场版还是日常周番,都统一采用这种画风了(可是自己更偏向于以往的周番的画风)。

剧场版画风的开篇之作选择《大象与叔叔》这篇故事重制(放在前面的《迷你哆啦A梦》应该算是开胃酒),可谓是诚意十足。这是哆啦A梦短篇集中精品。达到了故事性、情感渲染和教育意义的高峰。剧场版画风更为出色的表现力可是锦上添花。

《大象与叔叔》原版漫画剧情是大雄的叔叔——也就是大雄的爸爸的弟弟——野比伸郎来到大雄家展开的。2017年的版本参考了漫画与大山版动画的内容和一些细节设定,而2007年水田版的动画则对内容改动稍大一些,直接去除了爸爸的弟弟这个人物,变成了单纯饲养员与大象之间的感情。

细节说明

野比四郎

故事一开始,远道而来的大雄的叔叔不再是经常出场给压岁钱的大雄的爸爸的弟弟野比伸郎,而是头发花白、叫做野比四郎(のびしろう)的叔叔。看样子年龄甚至都可以成为大雄的爷爷辈,所以应该是辈分上的叔叔。

年龄更大的野比四郎叔叔

年龄更大的野比四郎叔叔

也许这是制作组的用心吧。《大象与叔叔》中,叔叔是生活在二战末期日本即将战败的时期,因此以现在的时间点来看,应该早已苍髯白发。事实上,制作组这个年龄设定依然年轻了,没办法,毕竟经历过那段历史的人,即使是孩童,如今也在古稀之年了吧。

感情线

水田版哆啦A梦更擅长情感的渲染,所以故事用了更长的篇幅来铺垫四郎叔叔和大象之间的感情。同时也着重刻画了饲养员与大象之间的情感。

相对于大山版(2007年水田版因为没有叔叔这个角色不做比较),增加了叔叔与大象很多日常的活动,譬如叔叔第一次和大象互动、经常来公园看大象、与大象的合影等情节,剧情更为丰富饱满,情感的烘托铺垫更为自然。

叔叔与大象合影

叔叔与大象合影

在大山版中,结尾非常印象深刻。大山版将叔叔来访的时间放在的新年,开场胖虎和小夫还喊着大雄去放风筝。在哆啦A梦和大雄因听到叔叔说遇到了当年那头大象而欢呼之后,大山版画面一转,回到了大象身上。伴随着悠扬抒情的歌曲,在印度的雨林中,大象开始了新的生活,和家人,和种群一起,生生不息。空地上,大雄用竹蜻蜓吊起大象脸外形的风筝,岁月一片静好。这种美好,与之前战争的残酷,与之前皇军军官的龇牙咧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大山版结尾

大山版结尾

大山版结尾

大山版结尾

大山版结尾

大山版结尾

2017年的水田版本,则更注重原作,在两个人的欢呼声中,镜头切向湛蓝天空的远方。

没听说过疏散

在大山版和2017年水田版中,当叔叔说到东京遭到轰炸不得已全家疏散到乡下的时候,大雄询问什么是疏散。而在漫画原作中,大雄却说“曾经听说过(聞いたことある)”。

大雄说听说过疏散

大雄说听说过疏散

而对皇军军官宣布日本战败的情节,每个版本都有自己的风格。

漫画对于宣布日本战败情节处理

漫画对于宣布日本战败情节处理

大山版对于宣布日本战败情节处理

大山版对于宣布日本战败情节处理

2007年水田版对于宣布日本战败情节处理

2007年水田版对于宣布日本战败情节处理

2017年水田版对于宣布日本战败情节处理

2017年水田版对于宣布日本战败情节处理

这一段笑着说自己国家战败的设定巧妙,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位主角的高兴程度与日俱增。2017年水田版增加了一个小细节,在军官听到日本战败之后气急败坏追杀哆啦A梦和大雄的时候,大雄遍跑遍问了一句“为什么会生气啊”,哆啦A梦也叫着“我们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2017年水田版日本战败片段增加的细节

2017年水田版日本战败片段增加的细节

细节总结

2007年水田版对于《大象与叔叔》的改动有些激进了,将非常重要的叔叔这个角色去掉了,情节完整性略显单薄。而2017年这版的《大象与叔叔》则基本做到了集合漫画、大山版两版本的优点,是非常不错的一个版本。在人物设定上更忠实于漫画原作,对于一些角色回归到了“脸谱化”的简单塑造方式,更符合儿童作品特点。譬如日本皇军的军官,在2007年的水田版一脸中正阳刚,丝毫不像一位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声音也过于雄厚。而大山版和2017年水田版都很明显忠实于原作那个暴跳如雷、龇牙咧嘴、叫嚣东西、隳突南北的狂热军人。

大山版军官

大山版军官

2017年水田版军官

2017年水田版军官

2007年水田版军官

2007年水田版军官

2007年水田版军官

2007年水田版军官

随想

即使是用现在话来说“三观很正”的哆啦A梦系列,也极少涉及政治话题。可是政治和历史,却是一个作品所谓的“时代烙印”中无法回避的环境因素。

对于70多年前的那场战争,日本国内的反思从来都不够。随着那批战争中出生的那一代人老去,现在日本社会的中坚力量成为了出生在日本战后黄金发展时代的那批人。优越的生活条件自然会使这代人选择性忘记那场侵略战争带来的种种,显然这也是日本很多政客所希望看到的现象。整个日本弥漫的历史虚无主义,对于政治和历史的选择性无视,造成了日本现在对历史极其不负责任的态度。

在对待历史的态度上,哆啦A梦这部漫画很简单,那就是痛苦。无论是通过大雄父亲还是叔叔的口中,都曾经提到过那个时代避难到乡下,明明是小孩子却要强制劳作,而且管理者丝毫没有人情味。譬如在《像白百合花的女孩》那集中,大雄和爸爸豆被老师严苛对待,老师还“教育”他们要尽忠报国。

《像白百合的女孩》中的老师

《像白百合的女孩》中的老师

日文原文更为直接,老师说的不是“歼灭敌人”,而是“打到美英”。

《像白百合的女孩》日版原版中对话

《像白百合的女孩》日版原版中对话

第二次世界大战1945年结束。出生于1933年的作者藤子·F·不二雄,童年都是在军国主义的疯狂时代下成长的。时代的烙印很自然地表现在了这部漫画中。不知道今日的日本孩童再看到这些情节的时候,是否会莫名其妙。

在藤子·F·不二雄的心里,那场战争带来的只有苦难,只有痛苦,只有不幸,只有疯狂。所以哆啦A梦和大雄会带着微笑说出日本战败这个事实。只有日本战败了,那个时代才会真正结束,那些疯狂的思想和行为才会停止,才会过上真正的好日子。从未来过来的哆啦A梦和大雄,对于处在战争末期还偏执地相信日本需要团结一致背水一战的军官来说,实在是有些可笑,他们这种所谓的信仰和举动,在哆啦A梦和大雄看来,毫无意义。

哆啦A梦属于为数不多能够从日本战后一直走来并持续保持活力的动漫作品,制作组能够一直保持着这种制作态度难能可贵。前段时间,日本“著名”动画导演山本宽对于日本侵略的言论令人瞠目结舌。其实这或许仅是日本这种历史教育和社会环境下的一个缩影,将来也许会有更多的山本宽。山本宽观其人,是属于老百姓常说的“不通气儿”的类型,只是这次他表现出来的是自己对于侵略历史的扭曲认知。日本的历史虚无主义下注定会诞生更多拥有类似思想的人,而仅仅是山本宽表现了出来。希望哆啦A梦在这种能够正确的看待历史的态度上,不要独木难支。

向美好世界献上祝福,希望世界和平。

打赏
Majirefy

Majirefy

一个没有技术的技术宅,喜欢买买买,热爱生活,贪图享受。

您可能还喜欢...

1 条回复

  1. 丁酉年(鸡)九月初十 2017-10-29到此一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