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香港:一路向南

没有买到直飞深圳的飞机票,只能坐火车。

身处北国,冬天的凛冽愈发强劲。这段穿越半个中国的旅途,则可以饱览春夏秋冬的沿途景色。

凌晨在浓密的夜色中,摸索着爬上了火车。车站昏黄的灯光透过车厢窗帘的缝隙,幽幽映照在卧铺上。黑暗的车厢中,不时传来旅人疲惫的鼾声,或孩童模糊不清的呓语啼闹。咯噔咯噔,列车缓缓启动,车厢的晃动仿佛幼时的摇篮,脑海渐渐昏沉起来……
火车自然不似那温软的摇篮,半睡半醒之间,从窗帘缝隙间瞥见外面的天空逐渐泛起了鱼肚白。

火车的旅途,往往是富有各种各样的故事的。南来北往的旅人局促在泛着陈旧气味的列车上,一个故事的开始,往往从颔首一笑开始。

不觉间,窗外天已大亮。列车慢慢腾腾经过了九江。

窗外的景色,相似却又开始不同了起来。

依然是一望无际的田野,却不似印象中时值的北方,愈发葱郁。水网密布的南国,在远处田垄间,一头黑灰的水牛悠然低着头啃着草,只是缺少了想象中坐在牛背上牧笛横吹的牧童。山头的横断面上,南方特有的红壤丘陵仿佛一张朱砂绘成的山水画。风景中早已没有北风吹过的遒劲,多了一丝温和与柔美。

九江还有一个名称——浔阳。说到这个名称,自然想到了白居易《琵琶行》中“浔阳江头夜送客”。千年前,是否在自己目之所及的远方,在一个秋风萧瑟、淫雨霏霏的夜晚,在一叶舴艋中,一位江州司马,酒酣后舞着依然沾湿的长袖,写下了那亘古的诗篇。
不知不觉间,车行进至南昌。一般来说,很多人会把江西省作为一个红色的革命老区。而自己看到南昌车展的黑体“南昌”两个大字的生活,却想起了“豫章”——南昌的古名。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

王勃的《滕王阁序》,是自己最爱的古文之一。

所有的文明古国中,只有中国的文字一脉相传,生生不息。真是幸运,至今还可以读懂“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浪漫,也可以读到“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昂扬,还能品味“花自飘零水自流”的哀愁。每每读起《滕王阁序》,越发喟叹,为何要将这篇课文放在高中教学,为什么不直接放在初中,好让自己早些读到它。每每读来《滕王阁序》,那种一个国家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貌扑面而来。那一定是一个晴空万里的上午,阳光射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有些晃眼。滕王阁在远方俯瞰熙熙攘攘的街道。一个俊朗的少年,骑着高头大马,甩着衣襟,在人群中格外显眼。他和他所在的国家一样,迸发出一种抑制不住的进取和自信的力量。未来定是极其美好的,他和他的国家都这样坚信不疑。

如今,经过的一排排高耸的楼房,一片片繁忙的开发区,希望千年后这片土地的人民,能再次塑造那样的辉煌。

车至吉安,古称庐陵。“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欧阳修的文章,学习到的并不多,但是一篇飘逸豁达的《醉翁亭记》,让自己记住了这个有趣的人。《醉翁亭记》是有性格的,当自己看到醉翁亭的相片的时候,那灵动的飞檐,正如欧阳修那篇满文都是“之乎者也”的文章一样,带着微醺的动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或许不仅仅是那天夕阳下醉酒晚归的欧阳修,也有千万寄情山水的仁人志士吧。总给人一种有点文重武轻的宋朝,若不是这些“文人骚客”,会显得十分无聊吧。

咯噔咯噔,晃动的车厢让人困倦。半睡半醒间,列车走过了江西,进入了广东。

终于,抵达了深圳。

深圳是一个诞生奇迹的城市。瞠目结舌的发展速度映照了整个中国的变革。踏上深圳的土地的时候,已经晚上9点多。车站里面挤满了四方而来的旅行团,大部分旅行团都应该是经由深圳去香港的。即使在深夜,住在旅店,窗外的街道上依然车流不息。

感激Gio百忙之中前来接待。明日,一早将会通过罗湖口岸,走向香港。着实令人期待的旅行。

打赏
Majirefy

Majirefy

一个没有技术的技术宅,喜欢买买买,热爱生活,贪图享受。

您可能还喜欢...

3 条回复

  1. 吾道无名说道:

    (⊙o⊙)哇,没想到,群主的古文依稀记得那么熟练那。佩服佩服,对滕王阁序,我也深有同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