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程:秦皇岛

被公司派遣去秦皇岛出差,从曲阜坐高铁出发。


中午从公司开车到曲阜高铁站,一路上沿着太白路向东行进。

经过了太东大市场、万达广场,又经过了如意洸府河大桥。

一路上,车水马龙,人流熙攘,即使到了洸府河,依然不乏城市的气息。

记忆中的济宁,却非这个样子。

记忆中的济宁,远没有那么大。

脑海中,丈量济宁尺寸的方式,大抵是一晚上行走的距离。

自幼体胖,母亲遂在晚饭后,领着自己出门散步。

从那个时候开始,济宁自己脑海中开始有了清晰的轮廓。

小时候自己走得慢,济宁城区也小,一晚上,母亲带着自己却也刚好能走一个东西或者南北的来回。

后来,年轻稍大,终于能赶得上母亲行走的速度,济宁城区在不紧不慢中,微微扩张了一些。但也刚好能行走过来。

终于自己长大,上了高中,学业越来越紧张,晚上与母亲的饭后散步也不得不停止。一晃三年过去,自己高中毕业,径直步入了大学。

大学四年回来,终于多多少少能忙里偷闲,在晚上陪着母亲再度开始了仿佛很久没有过的“饭后百步走”。

却已经发现,自己熟悉的那个济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变了模样。

拔地而起的广厦,未曾听闻的社区,当自己的老家朋友如同讨论天气一样讨论一个个自己不曾听过的楼房、街衢、小区的时候,自己的记忆,依然停留在那无数个和母亲走过不同街道的晚上。那些熟悉的街区,却依然叫不出名字,仅仅知道,自己从家里出发,走多长时间可以到达。

而那个以前总是嫌弃肥胖的自己走路太少的母亲,却也开始回来叫苦不迭、倒头便睡。

偶尔在听音乐的时候,听到“时间都去哪儿了”这句话,突然心头涌动起一股莫名的感触。丝毫没有觉察,周遭的一切,包括自己,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化很大。

家附近有条至今还不是很干净的河流,但每次和父亲走过这条河流的时候,父亲总说起小时候在这条曾经清冽的河中摸鱼的事情,那时候,饱经风霜的父亲浑浊的眼睛中也闪烁着点点荧光。

以前,家中最精细的活都是交给父亲来干,因为父亲有着很好的眼神和细致灵巧的手艺。小时候,自己最喜欢的,也是父亲“手工打造”的各种玩具。如今,自己却发现,心灵手巧的父亲,却对着手机SIM卡槽如何打开一筹莫展,向他讲解的时候,他却也要从桌子角抓起眼镜,眯着眼戴上,认真观看。

邻居的孙女,刚刚搬来家的时候,还不会说话。转眼间,却也到了见到人就冲着微笑的年纪。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年少的时候,相比于这首有点凄切婉伤的《春江花月夜》,自己更喜欢王勃在《藤王阁序》中那种“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昂扬。

而如今,却开始读懂了辛弃疾那首《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工作的地方,抵近中学。大概是为了迎接“六一”的活动,每天下午,总会有朗声的诵读,内容便是梁启超脍炙人口的《少年中国说》。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青春期变声期的少年少女,嗓子多少有点沙哑的感觉,但一字一句铿锵有力,振聋发聩。自己听到了这些,身体内也涌动起来无尽的力量。

自己,也还是个少年吧!

打赏
Majirefy

Majirefy

一个没有技术的技术宅,喜欢买买买,热爱生活,贪图享受。

您可能还喜欢...

5 条回复

  1. 花水木说道:

    少年你好!

  2. 563598263说道:

    时不时到此一游,感触良多!

  3. Levan说道:

    啥 啥 这都是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