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

久违的盛宴:“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速写

MajirefyPosted by

注意:这篇文章涉及到轻微剧透,包括刚刚上映的哆啦A梦剧场版“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请在阅读前三思。


“曾经”的剧场版

一言以蔽之,从2006年开始,哆啦A梦剧场版在一段时间“老少咸宜”之后,大概在2009年“哆啦A梦:新·大雄的宇宙开拓史”之后,整个剧场版制作方向越来越低龄化,整体上把自己的风格限制在了小学四年级以下的水平。

首先是过分的动作夸张。这是从2006年新版“大雄的恐龙”开始就出现的现象,部分场景中角色动作用力过猛,语气太过于生硬的夸张,有种故意表现出滑稽的感觉,很容易冷场。

“新·大雄的恐龙”中片段
“新·大雄的恐龙”中片段

譬如“新·大雄的恐龙”一开始的场景中,仅仅就是因为一句讥讽,大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也就算了,主要是这个肢体语言太过于丰富夸张了,简直可以说是急得跺脚、上蹿下跳。可能制作者们觉得,这种夸张的语气和过度的肢体语言,可以看起来更有趣,更吸引小朋友。

不过,如果说这种语言动作上的夸张只是一种偏好选择,那么从“新·大雄的宇宙开拓史”开始,哆啦A梦剧场版就面临着非常严重的剧情问题。

在“故事新编”的剧场版中,由于老版本的故事剧情整体上素质非常高,所以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剧场版整体质量。可以参考“哆啦A梦:新·大雄与铁人兵团~振翅吧天使们~”,即使有所谓经典剧本的加持,也是近年来哆啦A梦剧场版中票房比较惨淡的一部,票房仅达到24.6亿日元。前一年原创剧情的“哆啦A梦:大雄的人鱼大海战”票房为31.6亿日元;后一年的“哆啦A梦:大雄与奇迹之岛”票房为36.2亿日元。

票房惨淡的“哆啦A梦:新·大雄与铁人兵团~振翅吧天使们~”
票房惨淡的“哆啦A梦:新·大雄与铁人兵团~振翅吧天使们~”

而作为“反面教材”的典型,“哆啦A梦:新·大雄与铁人兵团~振翅吧天使们~”这部剧场版,正反映了这几年哆啦A梦剧场版的几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首先是,剧情深度比原作更为下降,具体表现为冲突处理不当。好的故事自然是各种矛盾与冲突的完美结合,从而做到剧情张弛有度,引人入胜。

其次,人物表现过于单薄。新的剧场版可能是为了小朋友看起来更为简单,人物塑造很容易陷入“非黑即白”的定式。在人物外观表现上,也喜欢简单地通过外形的特点来塑造人物,譬如漂亮、呆、萌、可爱等。非黑即白这种表现模式固有的缺陷在剧情饱满的剧本中,这种缺点还可以掩盖一下。但是一旦剧本水平不济,那么人物,这个作为故事灵魂的元素,在表现力上的短板就暴露无遗。

依然用“哆啦A梦:新·大雄与铁人兵团~振翅吧天使们~”举例。在原著漫画中,“山大克罗斯”这个土木机器人其实并没有分配什么具体的角色,在被哆啦A梦改造之后,基本上就是当作工具来使用。

“大雄与铁人兵团”中改造山大克罗斯大脑
“大雄与铁人兵团”中改造山大克罗斯大脑

而新的剧场版,则把山大克罗斯的剧情演绎,增加了一个“噼啵”角色。通过“噼啵”与女主角“丽璐璐”的羁绊,来更好展示丽璐璐的心路历程。

噼啵
噼啵

但是在好的故事中,不应该存在“无用”或者说“多余”的角色。既然设置了“噼啵”这个角色,就要分配剧情,在其身上设置矛盾和冲突,交代其背景和性格,进行心理描写。也许这对于新的制作组来说难度的确有点太大了。的确,孩童时代的自己第一次阅读“大雄与铁人兵团”漫画的时候,就觉得山大克罗斯这个象征着力量的角色竟然在故事中并没有什么存在感而抱有遗憾。不过经常如“less is more”一样,设置过多的角色,一旦处理不好人物之间的关系,烘托不好人物身上的矛盾点,那么反而会对故事的表现力大打折扣。这点恐怕也是当年藤子老师在创作“大雄与铁人兵团”最初版本的时候所考量的。

在剧场版中,大雄自带主角光环,可以和任何“五人团”以外的主角产生不可思议的强烈羁绊,简直社交能力max。这种情形更适合除了“五人团”以外只有一个副主角的情况。而在新版的“大雄与铁人兵团”剧场版中,由于“噼啵”的加入,大雄需要同时和“噼啵”以及“丽璐璐”产生剧情,真的是太忙了。同时制作组甚至有点“贪得无厌”,让“噼啵”与“丽璐璐”之间也有非同寻常的羁绊关系。这种复杂的关系网,终于成功拖垮了整个剧情。

若不是丽璐璐这个角色的塑造在整个24部老版本大长篇中都“数一数二”,恐怕这部剧场版剧情会更为尴尬。不得不佩服藤子老师对于剧情和人物塑造的非凡能力。丽璐璐,简直是教科书一样的成功塑造的女性角色——有个性、有变化、有矛盾、有挣扎、有反抗,还有最令人落泪的,牺牲。

丽璐璐
丽璐璐

不知道当年漫画赏寥寥数笔的“丽璐璐的消失”场景,让多少孩童,第一次为“画书”里面的角色而落泪。

“丽璐璐的消失”
“丽璐璐的消失”

也不知道有多少孩子,为几页之后“丽璐璐的重生”画面中丽璐璐的回眸一笑,而喜极而泣。

丽璐璐重生后的回眸一笑
丽璐璐重生后的回眸一笑

还好,在2011年,新的CG和动画技术,可以让这一幕,更美。

新版“大雄与铁人兵团”剧场版中丽璐璐重生场景
新版“大雄与铁人兵团”剧场版中丽璐璐重生场景

闪亮的“金银岛”

随着最近几年中日关系时冷时热,但是还好基本上没有怎么影响到哆啦A梦在国内的引进。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广电总局那边是不是也有一群看哆啦A梦的“国家工作人员”,这几年给哆啦A梦剧场版的档期都简直是钻石最强王者级别的。譬如去年的“哆啦A梦:大雄的南极冰天雪地大冒险”,在国内上映时间就是5月30日。今年的“大雄的金银岛”,更是直接抢到了6月1日儿童节。

天时有了,自己于是也例行公事,赶紧买了一张票。

Wow!

当时在影院不仅发出了这样的赞叹。

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
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

在看了太久有点“弱智”的哆啦A梦剧场版(譬如“哆啦A梦:大雄的宇宙英雄记”、“哆啦A梦:大雄与奇迹之岛”之流)之后,自己很久没有看到这么精彩这么引人入胜扣人心弦的哆啦A梦了。

编剧是川村元气,曾经担任电影“你的名字”的制作人。导演是今井一晓,是第一次担任剧场版导演。新官上任,自然要有新气象。没想到这次的剧场版水平如此之高。

时值哆啦A梦的制作公司——藤子Pro——创立30周年,所以整部剧场版尤其是“五人团”的画风基本上就是80、90年代的大山版画风。各种炫酷的特效自然不必说,这一代,在剧情上,显然总结了前几年的问题,可以说是以后哆啦A梦剧场版创作的样板与典范。

丝毫不拖沓但张弛有度的剧情毫无留给观众的“上厕所时间”,整部电影完成度非常高。首先在剧情上,采用了多矛盾线同时进行的方式,让故事非常饱满,同时也让人物更加立体。

具体来说,故事同时贯穿了亲情、爱情、友情、责任与变味的责任,以及两代人之间的理解与沟通等多重矛盾。而非常难能可贵的是,在这么多矛盾和故事线中,编剧和导演将故事安排游刃有余,丝毫不乱,即使是小朋友,相信也不会被绕晕。

譬如副主角父母之间的爱情与对于事业的追求和责任,以及副主角与父母之间的亲情。此外,这部副主角有男女两位。制作团队匠心独运,让男副主角与大雄发生羁绊,而女副主角则隔离开专心和静香发展感情。这种双线操作,其实在大长篇哆啦A梦中并不少见,但是能平衡如此之好,实为难得。

男副主角“弗洛克”
男副主角“弗洛克”
女副主角“莎菈”
女副主角“莎菈”

此外,剧中很用心地让每个角色都有存在感。譬如在伪装成“金银岛”海盗船餐厅里面的女厨师与男厨师之间的情愫,通过“最后一战”的时候微微表现了出来。而在片尾曲制作人员名单的彩蛋中,两个人结婚了。而其他海盗船上的小伙计们都是各种羡慕嫉妒恨。这种小细节,反而成为整个影片的点睛之笔,让每个角色都真正活了起来。

而即使是最终boss,其梦想也不是俗不可耐的“毁灭世界”,而是为了下一代更好的生活,而牺牲这一代人。这种有点变味的责任,让反派角色不再是“一团黑”的坏,而是引导观众去探索反派身后的故事,从而引出整个剧情。这种巧妙的设计,在新版“大雄的新魔界大冒险”中也运用过。在原版大长篇漫画中恐怖阴毒的“美杜莎”,却成为了剧中副主角美夜子的妈妈。这种基于原著的改编,获得了一致好评。

新版“大雄的新魔界大冒险”中美杜莎变回美夜子母亲场景
新版“大雄的新魔界大冒险”中美杜莎变回美夜子母亲场景

不仅如此,影片还在剧情中贯穿了父子两代人的冲突和理解这个永恒的话题。父辈与孩子在各方面的冲突司空见惯。正所谓,如果每个儿子生下来就理解父亲,那么世界就无法进步;但是儿子最终也会理解父亲,所以世界更加美好。无论是大雄和父母之间的矛盾,还是弗洛克与父亲之间的对立,都随着剧情一点点解开。

虽然不能过多透露剧情,可是却可以说,这部剧场版是近几年来能够把剧情线、感情线和人物线同时处理好的作品,内容多而不乱。果然是“你的名字”出来的制作人,有两把刷子。

最后要赞叹的是,比起日本火急火燎喜欢在春天上映剧场版,最近几年的哆啦A梦剧场版在中国上映的时间简直是太棒了。去年自己就是热得浑身冒汗的时候走进了电影院,然后看满屏幕都是冰天雪地的“大雄的南极冰天雪地大冒险”,那叫一个舒爽啊,简直像抱着一个冰西瓜用勺子挖着吃。今年也是,看着碧蓝的大海,自己仿佛已经闻到了阳光沙滩和咸咸的海风的味道。

夏日中的哆啦A梦
夏日中的哆啦A梦
打赏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