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帝国

Enter the Matrix

MajirefyPosted by

无意间,在微博上看到这个段子:

微博
微博

不禁又一次想起电影“黑客帝国”的片段。

对于95后、00后来说,如今的电影市场异常繁荣,即使是一个电影院10个放映厅也无法满足当前的热闹的档期。在各种无脑商业烂片充斥市场的时候,电影工业中一些经典仿佛要淹没在时间的长流中。在看了这么多电影之后,“黑客帝国”三部曲依然在自己心目中拥有极高的位置。

特效与激情

“黑客帝国”三部曲分别上映于1999年、2003年和2003年。即使用2018年电影的特效来看,成片于上世纪末的“黑客帝国”依然拥有令人惊叹的特效。

电影立足于动作和特效,将格斗和枪战很好地融合在一起。由其发扬光大的“子弹时间”概念,更是成为以后特效电影的“标配”。

子弹时间
子弹时间

影片中的机械世界,蒸汽朋克的厚重感十足。飞船、巨舰大炮、EMP的电流很好地将影片废土风格塑造出来。

“黑客帝国”中机甲战士
“黑客帝国”中机甲战士

而其专业潇洒炫酷的武打动作,源于动作指导大师袁和平。如果看甄子丹、吴京这些新晋的动作片主演的风格,可谓是硬碰硬、拳拳入肉。而那个时候的袁和平则在功夫电影上更注重于表现力,动作飘逸花哨。同一段时间拍摄的“卧虎藏龙”,则将袁和平对于中国功夫那种灵动自然、飘逸洒脱的感觉表现得淋漓尽致。

“卧虎藏龙”片段
“卧虎藏龙”片段
“黑客帝国”武打片段
“黑客帝国”武打片段

为了配合这种武打风格,“黑客帝国”也加入了大量东方元素。在电影中,无论“先知(The Oracle)”的扮演者是谁,都是一位印度神棍老婆婆。

“黑客帝国”第一部和第二部中“先知”形象
“黑客帝国”第一部和第二部中“先知”形象
“黑客帝国”第三部中“先知”形象
“黑客帝国”第三部中“先知”形象

“先知”的贴身保镖Seraph,就是完完全全传统中国的白色马褂,一副老外眼中传统的中国人形象。

“黑客帝国”中Seraph
“黑客帝国”中Seraph

电影中,无论是“现实世界”还是“虚拟世界”,都脏兮兮的,无论是废土风格还是蒸汽朋克,都很好地融合在一起。譬如大友克洋的“大都会”,作为蒸汽朋克风格的代表作,也传达给人这种感觉。

大友克洋作品“大都会”
大友克洋作品“大都会”

此外,无独有偶,“黑客帝国”中标志性滚滚下落的字符流,也成为一种炫酷的时代标志,甚至成为很多电脑的屏幕保护程序。

“黑客帝国”风格
“黑客帝国”风格

所以说,即使从美术、特效、动作这些“爆米花”电影必须的因素来看,“黑客帝国”也算得上神作。精彩的武打、紧张的剧情、炫酷的特效、出色的镜头,都让“黑客帝国”三部曲异常引人入胜。

但“黑客帝国”的魅力远不止如此。

最好的年纪,最好的你

“黑客帝国”将两位演员推到了大红大紫:扮演片中Neo的基努·查尔斯·里维斯(Keanu Charles Reeves)和扮演Agent Smith的雨果·维文(Hugo Weaving)。

基努·查尔斯·里维斯
基努·查尔斯·里维斯
雨果·维文
雨果·维文

简单来说,这两位都是在其最好的年纪,接到了这部名载史册的电影。

在接演“黑客帝国”第一部的时候,基努·里维斯35岁。高大修长的身材和略带忧郁的俊秀面孔,让片中Neo成为了独特的文化符号。此后,很多杀毒软件对于黑客的表示,都或多或少参考了Neo的形象。

在2000年初,相信很多人电脑桌面都曾经用过这张壁纸:

“黑客帝国”壁纸
“黑客帝国”壁纸

雨果·维文,在此之后出演了“指环王”中的精灵领主埃尔隆德,一举奠定了其在影坛的地位。其独特的朗诵技巧或者说配音风格,让其不仅仅出演了永远没有露脸的电影“V字仇杀队”,更成为了电影“变形金刚”系列的“威震天“配音。

但是“黑客帝国”并不仅仅停留在出色的画面和特效,以及一流的演员这个层面。其连同一并发行的“黑客帝国动画版”一起,构建起来一个非常完整的神秘领域。一个更为深入思考的主题,关于人类的未来,通过三部曲的恢弘场面,展示在观众面前。

碳基生物的担忧

电影中的情节一开始,人类就已经被机器奴役者。电影中墨菲斯说,无所不能铜墙铁壁的机器人将人类作为电池来攫取能源,从而维持着机械帝国的统治。

黑客帝国的魅力正是如此。有点晦涩的台词和剧情穿插,愈发让这部电影所构建的世界模糊起来。第一次看“黑客帝国”三部曲的观众,一定觉得这三部曲是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人类最后守住了地底下唯一的城市锡安,与强大的机械帝国达成了和平。终于,人类得以苟延残喘。

但如果观众可以再重温一遍电影,就会发现“黑客帝国”的世界并没有那么简单。

比如令人拥有最大争议的情节就是在第二部最后,Neo在现实中也可以用“意念”摧毁来势汹汹的乌贼机械大军。但是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

所以有人提出,即使是电影中人类认为的那个残垣断壁的现实世界,也只不过是机械帝国虚拟出来的世界而已。人类被机械构造的虚拟世界层层嵌套住。最里面的一层是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人类世界;而第二层则是那个“觉醒者”活动的残破的未来世界,而在这个世界之外,到底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片中探讨了很多深刻的问题。譬如机器人为了让人类在虚拟世界中生存下去,最初“人道”地设计了一个诸如共产主义的大同式完美的世界,没有痛苦没有压迫没有悲伤,但是这个虚拟的世界却崩溃了,因为没有人相信这个世界是真实的。有些人工智能会认为这是因为计算机语言缺乏精确描述人类世界的计算机语言;而更多的人工智能认为,人类是通过痛苦和悲伤来感知这个世界的“真实”的。于是机器人们又开始设计了一套完全照搬人类现实社会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有阶级有压迫有苦难有悲伤。于是人类终于安心下来生活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

但正如软件工程中所说,无论多么简单的程序,都会存在漏洞。而Neo、墨菲斯这些人,就属于利用系统漏洞而觉醒的人。

觉醒到另一个系统中的人。

正如第二部后面的Neo与Architect(架构师)对话中可以看出,Architect旨在用数学、编程等方式企图抹平这些漏洞和bug,从而构造完美的系统,防止人类觉醒。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于是Architect将这些无法消除的bug汇集在一起,于是诞生了仿佛凌驾于系统规则之上的Neo,也就说片中所说的The One。同时,诸如Agent Smith这样的角色则是作为系统的“超级用户”,拥有极高的权限,来维护这个系统的稳定,就像杀毒软件一样。

片中的Agent
片中的Agent

如果说那个虚拟的世界中大部分人都是对应的人类大脑的思维,那么Agent则是彻彻底底的电脑程序,代表着机械帝国对于那个世界的控制权。但是即使是这些“超级用户”,其权限也不是无限大的,还是要部分遵循那个虚拟世界的规则。而“先知”则更像是温和派,虽然也是一段远古的基础程序,甚至其权限和能力都与Architect平起平坐,但却似乎更愿意帮助人类。这也令人匪夷所思。

一种解释是,强大的人工智能早已经不屑于人类生物体所产生的化学能了,事实上的确如此,用人类作为电池,不仅仅要担负着饲养人类的任务,还要为人类构建一个虚拟世界去维护。在没有阳光这种“外来能源”摄入的情况下,这种方式既不符合能量守恒,更不要提精打细算的机器人对于能源的苛刻需求。既然地表已经没有生物,核裂变和核聚变技术显然是更为一劳永逸的方式。

那机器人饲养人类并为其提供虚拟世界的原因就不可能是为了能源那么简单的原因,而是为了得到更多。而去掉“能源”这个属性,人类能让人工智能看的上眼的地方,无非就是所谓的“智慧”了。用先知的话,则是产生变量的可能。

就像生物的进化需要变异,机器人或者说人工智能的不断演进也需要一些变量的注入。显然,机械帝国的统治者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却无法通过自身的程序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人工智能找到了最好“仿生学”参考——人类。通过研究人类的行为方式,破解人类进化的秘密。而这种方式,就需要维护好一个“人类世界”,让人类在“自然”的状态下演进,从而观察人类思维和行为,为人工智能的进步提供参考。

而先知就像一个触发器一样,诱导这些变量的产生。与Architect所信奉的“完美主义”不同,先知则信奉变量和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对于系统的重要性。由此可见,即使是机械帝国内部,也如同人类社会一样,派系复杂,而且也有阶级和压迫,甚至也有反抗。

片中的The Merovingian就是系统的不法之徒,或者可以理解为上古时代的高权限历史遗留程序。就像一个16位编译的DLL文件,系统为了保持兼容性,一直没有替换掉这个程序。而且很多程序也依赖其运行。随着系统升级,很多依赖这个DLL运行的程序反而被处理了,但是这个DLL依然保留着。在锱铢必较极其精确的机械帝国中,一个程序如果被判定为无用,则要被删除。但随着人工智能开始诞生的自我意识,一些程序开始抗拒被删除的命运。而The Merovingian则利用这些人工智能的自我意识,将其纳入麾下,也成为系统尾大不掉的一部分。

The Merovingian
The Merovingian

甚至说,The Merovingian通过其妻子与Neo的接吻,也获取了Neo的源代码,即掌握了同样变异的能力。也许时机成熟,他也会发动一次革命,推翻现在机械大帝的统治吧。

“黑客帝国”不同凡响的一点是真正将人工智能这种人类创造的“硅基生物”与人类这种“碳基生物”放在同样的位置来考量。虽然依然采用人类的视角为故事发展的主线,却隐晦地表现出人工智能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看似冷血杀手的人工智能,却是在为了自我进化而不断努力。看似聪明的人类,在其眼中,也仅仅是小聪明。于是机器人也开始用人类做实验,就像人类会拿着其他动物做实验一样。

但是这只是一家之言。针对“黑客帝国”的解读,还有很多种。也有人认为片中的现实世界的的确确是真实存在的现实。

“黑客帝国”的这种思想影响很久。譬如游戏“文明:太空“中,在星际移民的地球人对于陌生的外太空世界,玩家就需要选择不同的进化路线。可以利用先进的环境科技来改造环境和自然,也可以通过改造脆弱的人体来适应不同的环境。如果人类不断改造自身,那如何判别人类是否还是血肉之躯呢?就像如果接受了换头手术,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呢?一个人的身份是通过头判断,还是通过身体呢?

期望

诸如“黑客帝国”这种越咂摸越有味道的电影,如今凤毛麟角越来越少了。塑造几个刀枪不入的英雄,随便维护一下世界和平,这也多多少少成为好莱坞的最爱。能将电影的故事非常棒地讲述出来,同时也配合着大量的精彩武打和特效支撑观众看下去。

希望将来,能够诞生更好的科幻片。“三体”的世界观和构想非常不错,但是作为电影剧本,还需要一个天才的导演对其进行细致的加工。

打赏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