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

生活在四季分明的北半球,享受着温带季风气候的滋润,不过相信任何人也会对40度的三伏天抱有最高的敬畏之心。大概性格使然,相比于温和的春秋,自己更喜欢夏冬,当然也有可能是和特定的食物联系起来的。

不知道从几岁开始,夏天就成了“合法”吃雪糕冰淇淋和西瓜的季节。诚然随着生活的改善,现在已经几乎没有“季节性”食品,但是貌似在DNA中留下的天性却很难忘却。

夏天,自然首推西瓜。

一个圆滚滚的大西瓜,近一尺长的西瓜刀手起刀落,咔的一声清脆的裂开声音,往往预示着这是个好瓜。满怀期待两手分开西瓜,露出里面鲜红多汁又带着点点沙粒感的红瓜瓤,然后抱起半边,左手扶瓜右手握勺,在瓜瓤正中心旋转着掏出一块圈形,这是这个西瓜最精华美味甜美的部分,甜、沙、脆,仿佛集中在这一块之上。随着半个西瓜的逐渐下肚,透亮的西瓜汁悄悄积聚在瓜皮围城的“碗”中。吃完瓜后,先不要擦嘴,抱起瓜皮的碗,一仰头,痛痛快快灌下剩下的西瓜汁,好不痛快。放下瓜的刹那,聒耳的蝉鸣、炽热的阳光、燥人的热风,好像瞬间消散,只有西瓜散发的淡淡清香回荡在心满意足的嘴角边。

不知道第一个把西瓜的种子带到中国来的人是谁,史料说从西汉传入中原的西瓜,也有人说到了唐宋时期西瓜才进入中国。作为一个秉承唯物的严谨历史观点的人,还是相信西瓜从西汉传入中国来的更好,否则唐代之前的好几千年,中国人民夏天好无聊。

认识的人中,虽然鲜有像自己这样视瓜如命夏天一天不吃浑身难受的,但说自己不吃西瓜的人还真不多。即使上了年纪有糖尿病的,也会偶尔贪嘴一下。可见西瓜绝对是老少皆宜人见人爱的。

大学时候学习日语,也结交了一些日本友人。虽然自己对于日本的很多文化心驰神往,但是每当想起日本人对于咱一次半个大西瓜这种豪迈吃法垂涎三尺的时候,有时候觉得还是中国好,大陆国物产就是丰盛!每当看他们不管是现实生活中还是漫画中把西瓜切成一牙一牙尖尖的扇形,捧在手里像吃名贵的点心一样慢慢品尝西瓜的时候,那种所谓的“民族自豪感”瞬间爆棚。兄弟,西瓜不是这么吃的!

啥?日本很多东西咱们吃不到吃不起?才不管,有种西瓜顿顿管饱!这才叫大国风范!

由于出生在一个超级农业大国的农业大省,自然在夏季,印象中西瓜就是和水一样的廉价食品。时至今日,在各种水果动辄好几块一斤的时候,西瓜依然维持在5毛钱一斤,据说云南这种南方省份更便宜。多好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竟然这么便宜,而且产量大得丧心病狂。吃一顿饭多贵啊,吃一个西瓜多爽。20多斤的大西瓜,走起!

不仅仅是好吃,西瓜也是夏日中一种特殊的符号一样,寄托了一些特别的东西。

时至今日,外婆依旧保留着她那质朴的“传统”。到了夏天,一大清早出门,在菜市场一排瓜摊中走来走去,看哪家的西瓜更好,然后在认定的瓜摊前用手一个一个拍西瓜,将挑选的西瓜单独放在一边。一口气,小贩那儿半车的西瓜已然被挑出。然后外婆会跟小贩讨价还价半天,最后会在上午10点多,小贩把剩下半车瓜卖了差不多之后,把外婆选好的瓜送到我家门口,让小贩一个一个把瓜抱到我家里。最后满意地送走小贩,外婆也不多说什么,手里攥着放着钱和钥匙的深红布袋,略微弓着腰,骑着自己的自行车离去。暑假的我在外面疯玩一天回来,满满一屋子西瓜让我喜出望外,在家里边走边脱光衣服,囫囵涮一下澡,立刻捧起一个西瓜,在水龙头下随便洗下,痛痛快快地啃下半个,瞬间浑身舒爽。

外婆喜欢夏天这样买西瓜也是有原因的。在以前,西瓜没有改良之前,买西瓜的确是一个技术活,而外婆是十里八乡亲戚朋友中有名的挑瓜能手。小时候记忆里,外婆买的瓜就有“品质保证”。与之鲜明对比的是母亲至今没有习得外婆挑瓜的诀窍,即使在今日,西瓜很难买到“白脸”的时代,母亲挑的瓜依然是各种不尽人意。外婆挑的瓜,多是沙瓤,甚至有的西瓜如同地瓜一样,吃在嘴里都怕把自己噎住。小时候由于自己家离外婆家很近,所以暑假往往是外婆一个电话,自己就屁颠屁颠跑到外婆家啃西瓜,最后回家时候还要抱走另外半边西瓜。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市面上的西瓜也没有那么多“白脸”了。然而,外婆也开始抱怨现在挑不到好瓜了。

而自己作为一个西瓜狂热分子,岂能高呼“天下无瓜”?不知不觉中,自己挑瓜技术日渐高明。上大学时候,俨然成为一个专业买瓜小能手……

而现在,外婆依然每个夏天一车一车给我买西瓜。突然觉得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明明在挑西瓜的技术上超过了外婆,但是却永远不想在她面前表现出来。每次外婆问我她买的瓜怎么样——赞不绝口。

不说了,吃个瓜静一静。

打赏
Majirefy

Majirefy

一个没有技术的技术宅,喜欢买买买,热爱生活,贪图享受。

8 条回复

  1. 傻子说道:

    吓得我吃个瓜压了压精?

  2. _Cookie_说道:

    我也超喜欢西瓜,还有群大你好棒!!QVQ

  3. prprpr……西瓜好吃啊。广东人表示,西瓜1块钱1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