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旅途

这两天,微博上被一条“和硕酒店女生遇袭”刷屏。根据事主描述,自己在北京和硕酒店出了电梯后被人威胁甚至袭击,而案发时候在场的酒店工作人员只是劝阻,并未采取报警等措施。目前(2016年4月6日),警方尚未对案情做进一步的说明。

从监控视频上来看,,虽然没有当时的声音,却也毛骨悚然。不知道此事件后续如何发展。

前几天,夜晚路过公园。曾经的公园经过几番大修,更加美丽,却仍保留着儿时那依稀的风采。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8岁的自己在公园曾经发生的一个故事。

那时候,父母因为要照顾工作和生意,所以整体来说,对自己的看管不甚严格,甚至可以说是“粗放型”。周末只要作业完成,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外面玩耍。

一个周末,自己心血来潮,突然说想去公园玩。说来也巧,自己家附近的小伙伴都有事,所以只能单身前往。

依稀记得,走到公园,因为小孩子兜里没钱,不能玩各种要钱的游乐,只能去爬山。其实对于孩子来说,爬山更仿佛是一种探险,总能发现“新奇”的地方。

时间过了近20年,自己仍然记得,在公园的山路半山腰,自己遇到了两个叔叔,或者叫大哥哥也合适。一位身着迷彩夹克,但不是军装,穿着浅蓝色的牛仔裤和黑色的皮鞋,脸棱角分明,大眼睛,厚嘴唇,高鼻梁,头发不是很长,耳中还塞着Walkman的耳塞;另一位则已经记忆模糊了,仅仅记得穿了一身牛仔外套,相貌也无法回忆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年幼的自己竟然和两位大哥哥一边爬山,一边攀谈起来。那时候说的什么内容至今也模糊了,仅仅记得那时一个5月或6月的晴天,山上一片碧绿,空气中散发着昨日雨后的湿润感。

那是年幼的自己,或许就像一个跟屁虫一样跟着两位哥哥,大抵也有的没的胡乱说些话。爬到山顶,有一位算命的半仙,两位哥哥还和我一起算命。

算命的说了什么,自己也至今无法记起,也许当时自己根本不会去在意这些东西吧。从公园东门进来一直走到了公园西门。西门外,那个时候的街道还很狭窄,一旁搭建起了一排简陋的屋棚,是各种各样的商店。有卖玩具的,也有卖冷饮汽水的,还有卖午饭的。

清楚地记得那两个大哥哥说一起吃午饭吧。于是和两个大哥哥坐在了一个棚子下。那时候的棚子还是简易搭建的钢管支架,上面盖上一层板材就算一间房子了。两位哥哥请我吃当时最奢侈的街边午饭:甏肉干饭。即使过了20年,那间棚子中散发的甏肉香味仿佛依然“绕梁三日”。一大碗洁白的米饭浇上甏肉的汤汁,上面再放一颗煮蛋,煮蛋为了入味,还特意用刀子划开几个小口,露出黄澄澄的蛋黄。两位哥哥也不抽烟,一位一边等着上菜一边摆弄着自己Walkman的耳机,而另一位则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

当时自己也不知道“客气”这两个字怎么写,狼吞虎咽就把一大碗甏肉干饭都吃完了。

吃完饭,就想回家了。于是想和两位哥哥告别。

当两位哥哥得知当时年幼的自己是走着来到公园的时候(其实家距离公园并没有多么远),执意叫了一辆出租车,并垫付了车费,还在分别之前嘱咐:直接回家,不要乱跑了。自己也听话,挥挥手,说了声再见,就坐着出租车回家了。

回到家,父母问玩了这么久,午饭怎么吃的时候,自己将那天发生的事情告诉父母。父母也觉得很神奇。

的确,现在想来,是非常不可思议的经历。

于是,前几天,和母再次经过公园的时候,又说起了这番故事。于是问母亲:如果放在现在,你会放心让8岁的我每天在外面乱跑么?

不敢了,当然不敢了。

母亲立即斩钉截铁地回答。

不禁也想,自己如果有了孩子,恐怕也不敢这样了吧。

都说这几十年,中国翻天覆地地巨变,如今已经稳坐世界第二。但是,随着发展,更多的问题暴露了出来,也诞生了很多以前没有的问题。

世界也是这样。90年代初,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解体。虽然有互联网带来的新一次科技革命,但是整个世界在“一超多强”的格局下,并不稳定。如今欧洲被难民问题弄得焦头烂额,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在大洋彼岸作壁上观。全球经济也开始低迷,中国经济发展面对诸多压力。

而每次诸如此类的时间发生的时候,报纸新闻等媒体,包括个人,都会转发一些“防范知识”。但是总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即使是地震和火灾避难,也需要很长时间的演练才能做到真正懂得如何防范。而日常这种阅读一次两次的防范方法,或许在人紧张的时候,根本无法形成一种“习惯”,所以根本没有太大作用。

而最根本的根源,还是应该加强社会道德和法制建设吧。

打赏
Majirefy

Majirefy

一个没有技术的技术宅,喜欢买买买,热爱生活,贪图享受。

您可能还喜欢...

8 条回复

  1. zengda说道:

    不错,不错,看看了!

  2. 784920088说道:

    博客多久更新一次?

  3. 1637830782说道:

    我又来了,您高兴吗?!

  4. 民工说道:

    文字挺有意思的,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